学生  |   教职工  |   校友  |   考生及家长  |   社会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科学研究>>学风建设>>师德建设>>正文

师德建设

走近岳华:感受繁华背后的平常心

发布时间:2014-11-28 科技处 浏览次数:

“女孩当兽医,我看不咋地!” 

三十一年前地委组织部的一位领导找到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岳华谈话,试图说服她服从组织安排,到作为后备干部培养的“第四梯队”,对她“执拗”地选择要做与所学专业“兽医学”相关的工作,第四次拒绝被“转行”的“幼稚”行为,这位年近半百的领导失望之余给了年轻的岳华这句评价。 

三十一年后,51岁的岳华教授至今仍坚守在科研教学的第一战线,她的研究领域正是与兽医学紧密相关的动物病原分子生物学与分子免疫学、动物传染病防治学。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学术与技术带头人、四川省教学名师、国家民委领军人才、四川省教育厅创新团队负责人、四川省兽医协会副会长、四川省畜牧兽医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防治高致病性禽流感工作先进个人、西南民族大学预防兽医学硕士研究生领衔导师、省级重点学科带头人、主讲的三门课程被评为四川省精品课程、主持的多项科研成果获得四川省科技进步奖、教学成果奖……昔日“幼稚”的岳华今日已是集众多荣誉和成就于一身的教授。 

如果你以为这是一位不苟言笑的“老学究”,那你可错了,“心态年轻、活力干练、亲切健谈”是身着优雅裙装的岳华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坚守初心: 我就是想当兽医

1979年,是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三年,举国上下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浪潮。16岁的岳华在参加高考后,成功考取了河南农业大学兽医系,也是班上唯一考上本科的女学生。 

那时正值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畜牧业在农业总产值比重低,畜牧业产值占农业总产值比例较低,因此行业地位低,在人们心目中,兽医就是“阉猪匠”,岳华在大学所学的专业是兽医,发展前景自然不被看好,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孩子,她也是因服从调剂而被录取到这个几乎没有人填报的专业的,自然谈不上对这个专业的喜爱,但每日课堂上的耳濡目染,临床实习的切身经历,让岳华对这个专业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乃至“痴爱”,让她坚定“上学学好专业、毕业学以致用”的决心。 

1983年20岁的岳华到豫北一个县兽医院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毕业实习,正是这次实习让她认识到兽医的价值。 

六月的一天早晨,岳华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她准备去十多公里外的村子做一次回访,看看前阵她医治的一匹马的康复情况。当她一路打听找到马的主人家时已是烈日当头,得知来意的老乡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没过一会儿便为岳华端来一大碗荷包蛋让她“喝茶”,并将已经痊愈正在田间拉犁的马匹牵回来让她为马做了检查,眼看就到了饭点,老乡又端来覆盖了厚厚一层炒鸡蛋的大碗拉面。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鸡蛋可是用来招待贵客的最好的食物,岳华因为治好了老乡家顶半个家当的一匹马,受到了乡亲最高的礼遇。“那是我第一次深切感受到被人需要、被人认可的成就感,第一次深深地为我的职业感到自豪!”岳华回忆起当初的场景,历历在目。 

大学毕业后,岳华四次拒绝把她作为后备干部培养的安排,一心想要从事与兽医学有关的职业,甚至不惜放弃了留校做校报编辑的机会,这在今天看来也是一个需要勇气的选择。 

“年轻嘛!那个时候就是一腔热血!就是想当兽医,学以致用!”想起那时的自己,岳华教授嘴角上扬,笑容浮现在脸上。 

服务社会:科研就是要解决实际问题

在乡镇工作两年中,她深感自己“修为”尚浅,为了进一步提升自身水平,岳华考取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预防兽医学研究生。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岳华来到了西南民族大学(原西南民族学院),全心全意投入到兽医学教学和科研工作,而这一转身是整整26年。 

彼时,国家农业部提出建设“菜篮子工程”,一期工程建立了中央和地方的肉、蛋、奶、水产和蔬菜生产基地及良种繁育、饲料加工等服务体系,畜牧业因此而迅猛发展,然而快速扩张背后的隐患也随之而来。 

1992年,成都郊区养禽业的迅猛发展,禽病也开始爆发并给规模化养禽造成了巨大的危害。有一养殖户的3000只蛋鸡更是一夜之间全部染病,气息奄奄,当老乡辗转得知西南民族学院有兽医专家后,便登门求助,最终找到了发病原因,他的鸡群感染了当时在我国新出现一种严重的传染病——传染性法氏囊病,该病的特效药卵黄抗体能有效预防和治疗这种传染病,但国内尚没有这类药物上市销售,岳华便同几位传染病学老师一起自发组成研究小组开展研究,很快研制出对鸡鸭鹅危害严重的三种传染病的高效卵黄抗体,并通过当地畜牧局、家禽合作社等机构组织免费培训养殖户,推广这些禽病的防治技术。良好的疗效和人情的服务迅速获得了业界和老百姓的信任,西南民大也因此为更多的人所知,这就是学校禽病研究所的前身。如今,禽病研究所已是动物医学专业重要的实践基地和科研基地,在兽医学科的建设和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99年西南民大畜牧兽医学院更名为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当时,学院动物医学实验室硬件条件差,最新的设备就是一台1978年购进的冰箱。设备条件简陋制约了科研工作开展,难以承接高水平的科研项目,岳华只能将全部的精力用于教学和临床实践。针对动物医学专业实践性强的特点,她坚信“见多”才能“识广”,她留心收集典型禽病病例,自己购买相机拍摄照片,从胶卷冲印到数码图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利用一切机会,让同学能“看”到各种禽病的典型图片。 

十年如一日,到2002年她已经收集了四五千张图片。 

2002年,她主编出版了《禽病临床诊断彩色图谱》,这是她的心血之作,该书出版之时恰逢全国禽病学大会在成都召开,该书在大会期间展出获得了同行的一致好评。当年参与成果鉴定的一位专家说:“拍照片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手中也多多少少有一些图片,但是像这样系统的长期收集整理,我们没有人做到,只有她做到了!。”该书当年获得了四川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是以一本书获得四川省科技进步奖的第一人,2004年该书获得我校教学成果一等奖,2005年又获得四川省教学成果三等奖。以该图谱为基础的《禽病学》课程作为四川省精品课程上网共享,点击量很高,一些学校已经将其作为教学课件使用。如今在岳华教授的书桌上时刻都摆放着这本“厚重”的红皮书,它的“厚重”不仅源自其中包括88种禽病种类和清晰可观的图片,更源自于作者克服客观条件的限制和作为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的敬业和坚守。这些年来,她始终坚持在禽病这一领域开展科学研究和实践,所谓“十年磨一剑”,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她应中国农业出版社约稿,将这些年的研究成果和积累编著《禽病临床诊断学》,如今该书已经完稿,即将付印出版。 

2006年,岳华所在团队先后获得科技支撑计划、“863计划”重大专项课题等多项国家级课题资助,在重大动物疾病快速诊断技术的研究与开发、感染与免疫、病原生物学等方面的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2013年,岳华教授获得四川省科学技术带头人的荣誉称号。2014年,岳华成为国家民委领军人才支持计划获得者之一。 

对于科研,岳华有着自己的理解——“我所理解的科研不是单纯地做科研项目,而是从生产实际需求出发,把一线的需求作为研究课题,以能解决实际问题为科研导向,才能真正体现高校服务社会的职能”。 

培养学生:因材施教不是一句空话

在岳华教授从业26年来,尽管科研任务繁重,可是在她的心中仍有一片沃土留给她的学生们,在她的教学任务表中,除了培养研究生,还有两门课是为本科生开设的。 

岳华教授热爱教学工作,课堂下的她备课、查阅资料、精研教材、充实教案,总是不断将国内外的最新研究成果融入到课堂教学中,课堂上积极开展互动教学,和大家一起讨论、一起思考;“科学研究能促进教学水平的提高,课要讲得精彩,就需要有大量鲜活生动的实例,只有让授课形式和内容富有吸引力,才能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才有资格去要求学生在课上保持精力集中”,岳华说她每年都在修改课件,而科研中的所得也正是丰富教学内容最新最好的资源。 

教学过程中,岳华非常注重培养学生的科研思维与科研素养,特别是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从资料的收集、问题的提出、试验方案设计、试验的开展到试验结果的分析,她总是耐心讲解、悉心指导,毫无保留地与学生分享自己经验和教训,那些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不易理解的深奥理论,润物无声地渗入学生的心田。课堂教学之外,岳华还给予学生更多的职业规划方面的指导。特别针对研究生,从入学之初,岳华就认真与每一位同学沟通,了解他们的职业规划和发展目标,从而制定出针对性很强的个性化培养方案。 

岳华在课堂教学、实验教学和实践教学中的点点滴滴引导着她的学生学习如何做事、如何做人、如何成长,培养出一批又一批高质量的高级兽医专门人才。 

说起自己的学生,岳华言语间洋溢着满满的骄傲:因为我们对学生培养与职业规划的针对性强,学生收到业内用人单位的欢迎和好评,如今,这些学生在高校、研究所、企事业单位茁壮成长,与那些“985”、“211”的学子们一样具有竞争力。 

“我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这20多年就是简简单单,作好本份”,岳华在采访的尾声对记者说。 

其实,也正是这份简单与淡然,造就了今天成为专业“领军人才”的岳华。 

(来源:西南民族大学报2014年10月25日2版、2014年11月10日西南民族大学新闻网)  

已经是第一条!

下一篇:田钒平: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

关闭